我們義無反顧地試著後悔,‌‌我們聲嘶力竭地假裝吶喊。‌‌‌‌

——《我們》,草東沒有派對

我还年轻,也经常无病呻吟、充满矛盾。喜欢蹦迪但酒精过敏,打些音游但玩啥都菜,装清高但其实俗烂,是基佬但无聊得很。在墨尔本的穷学生,大概算是个自由派。

幼稚过也傻屄过。写过几年羞于见人的博客,也因为社交媒体的快乐断更过几年。所以现在主题不固定,更新不确定。在用的一些社交媒体在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