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一个澳洲留学生的痛与怨

疫情之下一个澳洲留学生的痛与怨

今天是来自中国的澳洲留学生无法入境的第 577 天,也是所有澳洲留学生无法入境的第 529 天。

意料之外的肺炎

2020 年元旦左右的一天早晨,还在香港旅游的我正坐在港铁车厢里望着指示灯出神,前一晚刚刚共枕的香港炮友坐在身边突然把手机递给我,指指刚刚收到的新闻:「武汉发现不明原因肺炎」。我打开自己的手机查查新闻,看到「目前尚未发现人传人证据」的文字,复述着安慰对方,也安慰自己。炮友接过手机说道:

「谁知道呢,当年 SARS 刚开始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没曾想一切正应了他说的。几天后,看着新闻报道的严峻形势不减反增,香港街头的杂货铺和药妆店几乎都开始把口罩摆到显眼位置,价格也开始越标越高。从香港回到家乡县城的我第一反应便打开淘宝开始囤积 N95 口罩。此时国内大多数人还只觉得一切都在控制之中,爸妈听闻我下单口罩也觉得我杞人忧天、「不花钱难受」。直到月底,所有人终于在官媒的承认下不得不开始面对现实。

意料之外的封关

在那个月剩下的日子里,我几乎整日躲在家里忧心忡忡,尽量避免所有的出门活动。同时也盘算着赶紧过完(澳洲的)暑假,回去墨尔本远离风暴中心。没想到在 2 月 1 号,收到香港苹果日报一则新闻说「澳洲总理宣布即日起禁止来自中国内地的人员入境」

自此,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中国赴澳留学生都陷入了无法返澳的困境。禁令一出,周围的留学生各种反应都有。有的直接订票前往第三国如泰国、马来西亚、企图绕过禁令,有的态度乐观、坐等疫情好转澳洲解禁。

我本是悲观派的前者,想要立即订票但却与父母意见不合,甚至争吵起来。我的父母向来是「圈养」着我的,好听叫保护欲,说得难听是控制欲。尽管此时的我已经在国外独自生活一年,但父母依旧不放心我在疫情下只身前往第三国,即使泰国是初中时就已经全家一同去旅游过的地方也一百个不放心,即使是有同学作伴也一万个不放心。

此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家中争执不断。也因此,我错过了最后的返澳机会。3 月 19 日,澳洲总理宣布禁止所有非公民和非永久居民入境。至此,我和几乎来自所有国家的国际学生都被澳洲拒之门外,这项禁令直到现在也仍未解除,而早早行动前往第三国的学生已经成功入境。

爸妈用「不放心」的万能理由最终害得我生活一团糟,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要说对父母的怨气,我直到现在想起也依旧难以平复。即使如今中国疫情的控制远好过国外,全球也终将面对「人类要与 COVID-19 共存」的未来,而我却实打实地落入了要么国内网课毕业不知工签何时、回澳之后工作何处,要么苦等澳洲解封不知猴年马月的困境。如今我只能用「事到如今再谈这些又能如何」的想法安慰自己不再细思追究。

意料之外的画饼

此后的日子里,澳洲开始了来来回回的「反复横跳」:外有总理和教育部长的留学生回国计划二人转,内有各州州境封锁又解封的无尽循环。

长久以来,澳洲大学对本地学生的学费一降再降,而要在这样的情况下维持甚至增加盈利,方法就是将作为「现金奶牛」的国际学生学费一涨再涨。如今因为边境封锁,以中国为首的许多新留学生们不再将澳洲作为留学目的地的优先选择。

失去新的留学生来源,澳洲的大学们最先感受到压力,主要依靠国际学生学费的营收一落千丈,甚至裁员潮也随之而来。封关没多久,诸多大学赶紧联合教育部长给留学生们打强心剂,宣布开展留学生包机返澳试点计划。

然而这项从封关伊始就被提出的返澳计划,随着澳洲国内疫情的上下波动,持续难产。每逢教育部长出来喊话「协助留学生入境」没几天,总理莫里森就出来回话「短期内没有让留学生回澳的条件和计划」。每当此前宣布的计划时间点临近,就会有哪个州的疫情再度爆发导致推迟。

与他国不同,澳洲国内的疫情防控作风是只要某州出现 10 人左右的新增感染就立即对该州采取封城和州境封锁措施。尽管这样牺牲经济的激进做法配合国境封锁政策理应防控力加满,但澳洲糟糕的民众配合度、漏洞百出的隔离和防疫执行、紧缺的疫苗供应却总能让疫情死灰复燃,甚至直接爆发。

到目前为止,仅有北领地查尔斯达尔文大学的 70 名学生实际通过包机返澳试点计划成功落地

返澳计划的试点地随着反复的爆发和封城一变再变,预计时间也一拖再拖,从 2020 年 7 月2021 年,再到如今 2021 年无望、推迟预估到 2022 年。而此前媒体和新加坡政府披露的「澳洲—新加坡旅行泡泡」计划也因为澳洲本地疫情爆发而流产。

如今看起来,返澳试点计划倒更像是教育机构和留学中介们每逢开学该交学费时就画出来一点哄骗留学生乖乖交学费的大饼。而最初一批受到影响的中国留学生们已经在这反反复复的苦等之中网课毕业,留下一堆带不走的行李结束了自己在澳洲的留学生生涯。

莫里森领导的联盟党政府用实际行动坐实了国际学生对澳大利亚来说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ATM 机本质。

意料之外的留学体验

澳洲作为留学目的地吸引人的是什么?较低的门槛?好看的大学排名?相比英美等国更加简单的移民难度?前两者众所周知,论学术澳洲恐怕从来不是留学首选。我自己也从不否认选择澳洲硕士课程是因为三本的学历和本科阶段糟糕的 GPA 导致我并没有太多选择。当初的首选——加拿大申请要求高出澳洲一截,而英国因为毕业后很难留得下去也不做考虑,澳洲的诱人之处就在于上述三者兼备。

然而在如今全球 COVID-19 疫情大爆发的情况再看,即便澳洲留学项目本身已经水到不行,网课却是让留学生连一点体验国外生活的好处也消失殆尽,澳洲作为移民国家的优点也已经是雪上加霜。

数据来源:澳大利亚内政部及移民局历史网页存档

在澳洲 189 独立技术移民邀请发放量大幅缩水的现下,获邀分数已经水涨船高到 90 分,PTE 八炸(对应 IELTS 四项小分全部 ≥8.0)几乎成了标配,而州担保也同样跟着一起内卷。除此之外,常规的选择几乎只剩下撒钱,或者前往澳洲边远大农村奉献青春给土地

对比其他国家,即使此前最先限制入境的美国也已经放宽禁令允许大量留学生直接入境,而同样是受疫情影响,加拿大此前也大量「特赦」发放永久居民身份放宽移民门槛。如此对比之下,实在让人想不明白新留学生还有什么理由选择澳洲作为目的地。

澳洲,爱过也恨着

在疫情之前,我会感谢 Monash University 给我一个学渣改头换面、好好学习重新做人的机会,也会推荐和我一样的「学渣」在家庭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选择澳洲。

我爱过这片土地,时至今日每次在 TikTok 看见墨尔本的电车、在手机相册翻到 Port Melbourne、会想起州立图书馆门前每周例行的难民游行都会怀念不已。然而愈是怀念,也愈是难以忽视这一任联盟党政府的不负责任:国际学生每年为澳洲大学、房地产租赁市场带来极大的营收(在学生公寓时的加拿大交换生室友都对墨尔本租金之高表示惊叹),联邦政府却在疫情之下置所有国际学生于不顾。

这样的澳洲,至少这样的执政党领导下的澳洲,真的还有来的必要吗?

Comments